白描觀音

水墨絹本 立軸
一九四二年作
167 x 71cm

s00176.JPG (23597 bytes)


簽書:大千居士造觀音菩薩象。白描絹本。
款識:翼之二哥供養。莫高窟第六十八窟唐人造大士像。壬午八月。大千居士敬撫。
鉛印:「大千」
展覽:史丹福大學美術館,(張大千畫展)一九六七年七月廿二日至八月十三日展品編號3
美國舊金山砥昂美術館,(張大千四十年回顧展),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六日至十二月十七日

  上款:「翼之」即蕭翼之,大千先生口中經常提及的「蕭三哥」。蕭氏在成都經營錢莊,乃先生的好友。一九三八年定底,先生逃離北京,輾轉抵蓉,借寓於嚴谷聲家,蕭氏及中央銀行經理楊孝慈同為座上常客。

  一九四一年,大千先生率子侄門人等赴敦煌研究石窟藝術,又聘青海喇嘛畫師作助手,復召謝稚柳和門人劉力上等前來協助,故耗費鉅大,兼要照顧四川家堛熄}支。據隨先生赴敦煌的次子張心智回憶「父親……白天在石窟工作,晚上回到住處在燭光下作畫到深夜……所作的畫,陸續奇回成都委託朋友舉辦畫展……」。在蓉負責辦展覽、變賣其作品的正是蕭翼之和楊孝慈兩人。蕭氏亦貸款或墊款給先生以濟急需。故三年敦煌之行,先生的經濟支持者實有賴蕭楊兩人。

  一九四五年底,先生在北京考慮置居,當時已談攏一所舊王府,並由好友合借黃金五十多條件購屋之用,但長春流出故宮書畫劇蹟,先遂以購屋款項移用於買畫,而蕭翼之和楊孝慈亦是上述資金的提供者之一。

  本幅所寫的觀音見於敦煌莫高窟第六十八窟的西壁之畫。據大千先生在(漠高窟記)曰:該窟西壁有「晚唐書西方三聖……右觀音,高三尺五寸,翠帶風飄,左持蓮朵,右仲指三兩,手彎向胸際,紅裙,亦惟唇點而已。此畫行筆疏閒,點染隨意,極見草草,晚唐名手也。」原畫紅裙,唇點朱色,而大千此幅以自描出之,臨成,自敦煌寄返成都給好友供養。先生於六十年代初重睹本幅流於市面,遂置之自藏。簽條亦為六十年代所題,另見「255」的紅筆編號,應為流於市肆時畫商的編號。先生其珍視之,故先後兩次提供參加在美國的重要展覽。

蘇富比中國書畫部謹識 2000/10/29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