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山雲海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二八年作
132.5 x 58cm

s00172.JPG (33236 bytes)


畫家署簽
簽書:大千舊作金碧黃山雲海。己亥夏自東京置得。

題款:黃海松雲。蜀郡張爰。廿七年倣僧絲筆,似根本先生法正。大千張爰。
三作黃山絕頂行,年來煙霧鎖晴明。
平生幾兩秋風屐,塵蠟苔痕夢堭﹛C
辛丑十一月重展此畫,忽忽已是二十四年矣!爰翁。
鈴印:「張愛」、「大千大利」 「大風堂」 「大千」、「張大千長年大吉又日利」。
展覽:美國舊金山砥昂美術館,〈張大千四十年回顧展〉,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六日至十二月十七日

  從公開資料顯示,大千先生的沒骨山水畫約見於三十年代中期。在這類作品的題款上他多有述其畫風的淵源家數,還可追溯至王說(約1046-1100後),以至張僧繇(活躍於500-550)和楊昇(活躍於714-743)。如本幅即
題日採自梁朝畫家張僧絲的技法。事實上,張僧繇並無公認可信畫作存世,現藏台北故宮的〈雪山紅樹圖〉亦非真跡。莊申教授在討論本幅時,亦認為「……從藝術史料還是從地理觀點來看,張僧繇畫過〈黃海松雲〉是沒有根據的。」故大千先生此畫之原本為張僧繇並不可靠。他的「張僧繇沒骨山水畫法」,除了從畫史記載啟發領悟外,晚明董其昌的沒骨山水畫提供了重要而實踐的參攷資料,如董其昌的〈峒關蒲雪圖〉,大千先生即指出這種「青綠沒骨法其源於吾家僧繇,董文敏屢屢臨之」,先生亦屢臨董其昌本,從中汲取並引証傳記中的「張僧繇法」,加以他個人的天賦聰明及識見宏博,得以成就了這種色彩艷麗而雅俗共賞的設色技法。

  本幅乃大千先生三十年代後期其沒骨山水技法經實踐而臻成熟之作。原為寫贈日本友人根本先生(Mr. Nemoto)。—九五九年七月,先生自台北赴日,逗留東京時喜見舊作,遂置之自藏。他自詞此是滿意之作,一九七二年在舊金山冊砥昂美術館舉行〈張大千四十年回顧展〉他提供參加,列為其沒骨山水畫的代表作。

  本幅所寫「黃山雲海」,與「巫峽清秋」及「峒關蒲雪」俱屬先生筆下沒骨山水的主要題材。畫上見松下兩高士,一立一坐,仰觀雲海變幻,兩人即大千先生及其仲兄張善子。他重得本幅後二年(即一九六一年)再題「黃山紀遊」七絕,以追懷三上黃山兩次與兄同行;而寫此幅之際或正羈旅於北平,時正國土蒙塵,故「煙霧鎖晴明」實有指涉,並兼具感觸當時棲居海外之境況!

蘇富比中國書畫部謹識 2000/10/29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