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積雪

潑墨潑彩絹卡
鏡框
1972
縱54.6公分
橫75.9公分

m99154.JPG (22379 bytes)

潑墨潑彩絹卡 /鏡框/ 一九七二年作
款識:六十一年十一月環蓽庵寫。愛翁七十四歲。
鉛印:「壬子」、「大千唯印大年」、「得心應手」 、 「三千大千」
展覽:美國洛杉磯,恩克倫畫廊,(張大千書展),一九七三年三月二十五日至四月十四日
著錄:(張大千書展)(美國洛杉磯,恩克倫畫廊,一九七三年三月),封面及圖版(藝術新聞)(藝術新聞,紐約,一九七三年三月),(張大千畫選)(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一九八四年五月),圖版102

一九七三年三月,張大千先生在洛杉磯恩克倫畫廊舉行近作展。展覽書作祇有廿九幀,半數為是年年初新作,其餘皆三年以內的精品。展覽規模不大,彩色目錄僅印五十套,流傳極少,至今絕大部份收藏家都不了解展覽的內容。事實上,這項展覽作品的份量及重要性,與(四十年回顧展)相比亦不遑多讓。(四十年回顧展)是縱貫式的概貌,而這項展覽則屬一個重要階段的特寫。


m99154b.jpg (13356 bytes)

回顧其中展品,多幀都是在潑墨潑彩創作過程中具相當份量之作,如現藏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夏山飛瀑);(張大千九十紀念展)中的(瑞士夏山)和(春雲積翠);蘇富比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拍賣目錄封面的(松壑飛泉)(上圖);蘇富比一九九七年十月(張大千專拍)中的(翠谷清澗)(下圖)等,都是最初在這項展覽中亮相的。(春山積雪)即為展覽目錄的封面及展品圖目的大軸之作,並獲採用刊於(藝術新聞)上的全版廣告。現藏者於展覽開幕即選購此作,並要求大千先生在書畫上多添題字,惟先生認為題字添增恐礙畫面的完整性,經解釋後,現藏者遂打消此意。展畢,此畫一直置於藏者家中,直到二十六年後才重新面世。
m99154a.JPG (17250 bytes) 

舊金山州立大學為紀念建校百周年暨紀念張大千先生百歲誕辰,於1999年九月底舉辦(張大千加州作品展),並配合大型學術研討會。(春山積雪)乃主辦機構亟欲取得的重點作品,但因時間所限,未能全程參展,故折衷為特邀此作參加:(1)九月廿四日於三藩市市政會堂的特別儀式,由市長布朗主持;(2)九月廿五日在砥昂美術館舉行的學術研討會;(3)九月廿六日畫展開幕
作特別展出。大千先生當年寫本幅於加州、首展於加州,並於廿多年後在加州再度展出,自為藝壇增添上一段佳話。

大千先生認為「雪景是不容易畫的,我也不善於畫這種畫。」又說「若要畫雪景,簡直用絹和熱紙,才足以表現得出。雪景應該拿唐宋人的畫就範本。唐人畫不可以見得到,宋人畫還有存在的……宋徽宗的〈雪江歸棹卷〉,那真是好老師。雪景畫除了拿水墨留空白外,山頭樹上亦可以用粉。」〈春山積雪〉寫於絹面紙卡,施以潑墨潑彩,兼以潑粉,但物料選用與技法上,仍見上述所言的雪景寫法要訣,細味時不乏宋人雪景的韻味。本幅尺幅有限,但格局寬宏,氣象萬千,以色彩變幻流動來拓闊伸延其空間感,具「小中見大」效果。畫中以淡墨作底,再施以石青石綠,復敷以白粉,全圖幾為濃淡顏色所蓋,祇在左下角稍見原絹顏色。運筆處不多,祇用於勾畫出波濤裂岸的浪紋,以及山勢的凹凸,其餘是青綠舖天蓋地而來,連成一片冰峰溶化、白浪拍岸、雲山纏繞的現實與虛幻交織的境界。最為奇妙的是畫中動靜的對比,與靜中涵動的感覺。右上角的雪山與左下角的冰洋似是分割成兩個不同的世界。冰洋是巨浪連綿滾動;冰山卻是處於雪溶前凝止的一刻,內堨螟葅C看冰塊即將千軍萬馬地衝下去,與海浪連成一體的動態。這種「山雨欲來」的微妙感覺,正是在大千先生「闢渾沌手」的處理下表現出來,別成一番天地。

「……其中〈春山積雪〉一幅個人尤感喜愛,大千居士改潑墨為潑粉,面目為之煥然一新,春風怡蕩,積雪漸溶,群山環迤,中有奔流,寒峰兀突,草木漸榮,靜中寓動,覽之無窮。在先代傳統雪景技法之外,獨樹別幟,洵是先生傳世名作。」
──摘自前中文大學藝術系客座教授、著名書書家、張大千先生生前好友周士心教授撰文(精彩絕倫:張大千洛杉磯近作展),一九七三年三月廿六日至廿八日,刊於(星馬日報)(美洲版)

「一九七二年,在洛杉磯的恩克倫畫廊所舉辦的一次小型書展中,內有一幅(青山積雪圖),吾師又別開生面以潑粉來充份表現出青山積雪溶解後奔流於群峰環抱中的景象。」
──摘自「大風堂」門人,著名書書家糜耕雲先生撰文〈聲畫昭精.墨彩騰飛:緬懷先師張大千先生〉

【全文摘錄自:1999/10/31香港蘇富比秋拍目錄】